密乘佛學會

%e5%85%ac%e6%a1%88%e9%bb%9e%e5%af%86-2

公案點密 (2) : 師姑原來是女人

— 談錫永

智通在歸宗座下參禪,一夜,忽然大叫:“我開悟了,我開悟了。”

翌日上堂,歸宗問:“昨夜是誰說開悟?”智通答道:“是我。”歸宗問他有何開悟,智通答言:“所悟不能說。”歸宗說道:“如來降世,為示教法,你的所悟總可方便一說。”閱讀全文

%e5%85%ac%e6%a1%88%e9%bb%9e%e5%af%86-1

公案點密 (1) : 世尊升座

— 談錫永

開場

禪宗公案本來只能悟入,多說一字,都是頭上安頭,然而逢場作戲,亦不妨插科打諢,雖嫌多事,料亦禪家所容。

開鑼!

第1案 世尊升座閱讀全文

彌勒菩薩

《寶性論》五題

–談錫永

筆者在《寶性論新譯》(依藏文譯)中附有「寶性論五題」一篇,於《寶性論梵本新譯》則未附有,有梵本新譯的讀者希望我能將「五題」發表,因將此篇增補修訂,於此發表。原文亦曾收入《如來藏論集》中,讀者亦可據此增訂本以作參考。閱讀全文

圆觉菩萨+I

說《圓覺經》34 : 問答觀修道場及具體觀修

– 談錫永

第十一位問佛的菩薩是圓覺,依問觀修道,則是第十位。

圓覺菩薩是最後一位問佛的菩薩,所以便問及如何安居來修圓覺清淨境界,這即是如何結道場而修,以及道場的規制。此外,圓覺菩薩又問及,圓覺三種淨觀中,到底以何為首,這便是很具體的發問,堪作後人的規模。閱讀全文

buddhisattva 3

說《圓覺經》32 : 普覺問法行

– 談錫永

第十位問佛的菩薩是普覺,依問觀修道,則是第九位。

上來釋迦答淨諸業障菩薩問,即是指出觀修者的禪病,所證、所悟、所了、所覺皆是禪病,所以普覺菩薩才會說:「閱讀全文

02-25-58-Blue_sky_prayer_flags_TIBET

說《圓覺經》31 : 釋迦說開悟法性(二)

– 談錫永

說四相已,釋迦隨即開示,末法時即由不能了知四相而來,因為修行人不能成一切聖果,即使能得正法,既不得果,所以只能稱為正法末世。

為甚麼不能成一切聖果呢?因為修行人妄認四相之我相為湼槃相。下來即說我相不能解脫。閱讀全文

640

說《圓覺經》29 : 淨諸業障問開悟法性

– 談錫永

第九位問佛的菩薩是淨諸業障,依問觀修道,則是第八位。上來七位問觀修的菩薩,所問的都是如何觀修圓覺,佛已依次第一 一答竟,至說二十五輪為止。現在淨諸業障菩薩問的依然是觀修,但卻轉入另一話題,問佛如何問悟法性。閱讀全文

little lama

談師閒談(十二) : 學佛何只精神修養

– 談錫永

談到無我,又談到心與境,也許有些讀者會以為學佛只是一種精神修養的手段。

不錯,學佛的確有精神修養的作用,但這卻並不是學佛的目的。如果光求精神修養,則信仰外教也可以有同樣的作用,甚至不談信仰,於世俗生活中,寫畫、讀詩、彈琴、聽歌,一樣可以達到修養精神的目的,是則又何必學佛。閱讀全文

Master writing

談上師書法作品

Master writing

信解清淨大平等性,依此决定無生,由是知一切法自性本性空,是為畢竟空,一切諸法於畢竟空中自顯現自解脫。

如是等持,無論動靜,於寂靜或妄現皆能離言說戲論而見。閱讀全文

buddha 6

說《圓覺經》28 : 釋迦說二十五種修習方便(六)

– 談錫永

釋迦答辯音菩薩問,說二十五種觀修,現在說到最後一種,即是「圓修三種自性隨順」,亦即三觀齊修。

三觀齊修其實只是一修,因為一切法平等,所以修一法即是修一切法,上根利器不必追求多法,也不必將法異門逐門去理解,只入一門,若能究竟現證,便有

閱讀全文
buddha 6

說《圓覺經》27 : 釋迦說二十五種修習方便(五)

– 談錫永

釋迦答辯音菩薩問,說二十五種修習方便,前已說十七種,今則說交絡修的第三組。即以禪那為首的第十八種至二十四種。
雖說以禪那為首,但亦不是唯修禪那,只是先主修禪那,然後再及其餘兩種觀行,而觀修禪那時,實亦包括餘兩種觀行。前已說及,禪那的觀修,實有禪那的奢摩他、禪那的三摩缽提、禪那的禪那三種。

閱讀全文
buddha 6

說《圓覺經》26 : 釋迦說二十五種修習方便(四)

– 談錫永

釋迦答辯音菩薩問,說二十五種修習方便,前已說十種,今則說交絡修的第二組。即以三摩缽提為首的第十一種至第十七種。
前已說先修奢摩他時非唯修奢摩他,只是主修奢摩他而得靜慧果,今說先修三摩缽提,當然亦非唯修三摩缽提而不及其餘,只是主修三摩缽提得離幻果。

閱讀全文